海軍中建島守備營官兵:將祖國萬歲種在島上,刻在心底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陳小菁 衛雨檬 鐘魁潤 張懋瑄責任編輯:丁楊2019-06-11 10:11

中建島守備營官兵環島巡邏。蔡盛秋 攝

有一種表白,熾熱無比——

藍天碧海,白沙灘,面積約2900平方米的五星紅旗圖案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在珊瑚礁風化而成的“南海戈壁”上,海軍西沙水警區中建島官兵用海馬草種出的“祖國萬歲”,猶如噴薄的滾燙熱血,訴說著赤誠的心聲。

一次次被臺風卷起的沙海掩埋,一次次重新栽種……為了讓“祖國萬歲”絢麗如初,官兵們用青春和汗水澆灌“祖國萬歲”,也將這4個大字刻進心底。

有一種表白,含蓄而內斂——

中建島缺水、缺土壤,在艱苦環境中,守島官兵與茫茫大海做伴,與人跡罕至的小島為伍,望著漫天繁星入眠。許多年輕戰士初上島,都寂寞地偷偷流淚。

但艱苦的生活,讓他們漸漸蛻去稚嫩和嬌氣。他們用熔鑄的樂觀品質,與島上的單調枯燥抗爭。

守島20年的老兵邱華,話語充滿深情:“守著守著,中建島成了故鄉。你知道嗎?每天迎著朝陽、晚霞站在這里,我們內心有多么自豪。”

年輕的守島戰士們說,島是祖國的島,海是祖國的海,守島就是守國,這樣的青春更有意義。歌里不是唱了嗎?“你不認識我,我也不寂寞,你不熟悉我,我也還是我,假如一天風雨來,風雨中會顯出我軍人的本色……”

這是回蕩在天涯島礁的旋律,也是守島官兵發自內心的獨白。

這里是伸手就夠得到夢想的地方

西沙石島老龍頭,有一塊刻有“祖國萬歲”的礁石。

這里是西沙最著名的“景點”,也是海島上的精神坐標。每一名剛上西沙的新兵,都會來到這里,領略西沙之“魂”;每一名即將離開西沙的官兵,也會來到這里,留下自己的西沙之“照”。

然而,“祖國萬歲”這幾個大字怎么來的呢?鮮有人知。

中建島守備營教導員劉長文告訴記者,這4個大字是一位駐守中建島多年的老兵,在離開西沙時刻下的。他系著繩索在這塊懸崖上前后挪動,精心雕刻而成。在他離隊后,一茬茬守島官兵都會用紅色油漆描摹這4個大字,“祖國萬歲”因此異常醒目,始終絢麗如新。

在守護祖國安寧的歲月里,這位老兵在中建島留下了青春的足跡,播下了夢想的種子。

幾年前,從軍校畢業的鄒旭昶主動要求回到中建島。有人不解,勸他“再想想”。他笑笑說,中建島很苦,但這里有我的夢。

從新兵入伍登上中建島,鄒旭昶就把根扎在了這里。7年間,從一個地方青年成長為通信班班長,他不斷追逐自己的青春夢想:在烈日下拿下武裝越野考核冠軍,先后熟練掌握機槍、通信、雷達、油機等多個專業,能擔負島上所有值班崗位。

一個超強臺風來襲的夜晚,他和戰友在碉堡內值班,險些被海浪卷走……想起那次死里逃生的經歷,鄒旭昶守島的決心更加堅定。

從決定回到西沙那天起,鄒旭昶心中又種下一個新的夢想——他希望成為駐守西沙時間最長的軍人。

在中建島,官兵們的夢想是具體的,每一個都看得見、摸得著。官兵們總是笑著說:“這里是伸手就夠得到夢想的地方。”

今年,直招士官汪通即將服役期滿。一天,他接到遠在家鄉安徽一位同學的電話:“我有一個項目,你回來我們大干一場。”電話這頭的汪通說:“我要留隊,已經遞交了留隊申請書。”那位同學一聽,急忙勸他:“社會發展這么快,你那里與世隔絕,繼續待下去就跟不上這個時代了……”

那天晚上,汪通獨自一人坐在海邊,思緒如波濤翻騰。他的班長、四級軍士長張孝偉默默坐在他身旁:“有時候,夢想可以很遠,也可以很近,關鍵是能不能抵御誘惑,守島其實也是守心。”

許多人對戍守西沙的軍人充滿好奇:經年累月守著波濤、望著星空,他們會不會感到孤獨寂寞?這樣讓青春流逝,到底值不值得?

來到中建島,走進守島官兵的精神世界,這些問號被一一拉直。

篝火晚會上,時而悠揚、時而動感的音樂聲中,守島官兵盡情地唱著跳著,年輕稚嫩的臉上綻放著澄澈的笑容。此時此刻,萬頃波濤中,這座天涯孤島跳躍著歡樂與光亮,遠在祖國大陸的人們,又何嘗能體會守島官兵內心的熱鬧與幸福?

臨別之際,記者接過年輕戰士送上的一枝秋海棠,與他擁抱道別,這名戰士靦腆地笑著說,“不好意思,我身上都是汗。”一瞬間,守島官兵的質樸與純真擊中心房,讓人熱淚盈眶。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浙江6十1开奖结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