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海軍10950天,老兵第一次登上軍艦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周演成 范賢明責任編輯:丁楊2019-12-02 09:00

大海的滋味,只有老兵自己知道。一級軍士長劉達勇小心翼翼地拿起一瓶海水,小心地嘗了嘗。澄澈的海水輝映著老兵胸前的軍功章,鏡頭捕捉了這一幕,也讓海水的味道,永遠留在老兵記憶中。王柯鰻 攝

說起海軍,你會想到什么?

是目光堅定、縱橫四海的從容不迫;還是劈波斬浪、走向深藍的壯美航跡?

有這樣一群海軍老兵,他們日夜與海相伴卻從未出過海,身穿浪花白卻從未馭艦遠航。駐守在大山島礁,他們用智慧為遠方的戰艦護航。擠在狹小的方艙,他們用電波引導戰鷹翱翔海天。

當海軍這么久,到了說再見的時刻。這一天,老兵們萬般不舍,卻像第一次穿上軍裝般開心——南部戰區海軍組織圓夢藍色航程活動,邀請來自一線保障崗位和偏遠艱苦地區的“老機務”“老山溝”“老觀通”登上戰艦,向著更遠的深海解纜啟航。

海明威說,人生最大的遺憾,是不能同時擁有青春和對青春的感受。

老兵們說,海水五彩斑斕,守著這片海、看到這片海,人生再沒有遺憾。

——編 者

◆愛之深,夢之切

11月10日,駐守擔桿島的海軍某觀通雷達站一級軍士長劉達勇收到了一份邀請函:他將跟隨查干湖艦出海參加遠航訓練,來一次“圓夢藍色航程”。

當日,像劉達勇一樣,19名堅守一線保障崗位和偏遠艱苦地區的“老觀通”“老機務”“老山溝”,都收到了這樣一份邀請函。

這19名老兵,大多都已入伍22年以上。再過幾天,就是劉達勇和吳清杰、徐朝旭穿上軍裝整整30年、10950天的日子。在即將脫下軍裝的惜別時刻,他們收獲了這份特殊的離別紀念,老兵們驚喜又感動。

11月12日,劉達勇即將啟程前往湛江某軍港。一大早,觀通站的戰友們整齊列隊,為他們的“老班長”劉達勇舉行了一場特殊的送別儀式。

觀通站幾十個兵,每人為他錄制了一段“離別心語”。緊握著戰友的手,在島上守了30年的劉達勇哭得稀里嘩啦。

擔桿島和家鄉重慶相隔千里,這里卻是劉達勇的另一個“家”。

守島30年,這里有他熟悉的裝備、相伴8年的“無言戰友”老黃狗“貝貝”,這里的戰友比家人還要親。盡管登上艦艇出海遠航,一直是劉達勇的夢想,此刻他卻更加留戀這個“家”、這里的“親人”們。

“生命的黎明是樂園,青春才是真正的天堂。”1989年,18歲的劉達勇登上擔桿島。“接兵干部說去南海之濱當兵,我還沒見過海呢,跟著他頭也不回地來了。”說起當年上島時的興奮勁兒,劉達勇的臉上露出爽朗的笑容。

初上島時,島上生活條件遠不比現在,最讓劉達勇頭疼的是淡水緊缺,生活用水基本靠收集雨水。補給船一個月上島一次,一個月才能收到一次家書。但那段日子,他的人生之花綻放得最精彩。

干活勤快、人也聰明,劉達勇被選派到技術崗位。裝備出了問題,他跟著師傅學,漸漸成了技術骨干。生活中遇到難事,他就和戰友坐在礁石上聊天。

時至今日,他還會把老兵當年對自己說的話,說給年輕戰友聽:“凡事聊開了,心情就像眼前這片海。心海靜而無邊,人生萬里無云。”

當一個人對雷達、對大海,比對家鄉還要熟悉、還要親密,心理上就會開始依賴、離不開了。

堅守的日子里,劉達勇成為丈夫、成為父親。讓他愧疚的是,離家千里,家里的事他想管也管不了。讓他感動的是,再難的事,家人都是最后一個讓他知道。劉達勇常說,是家人的理解,讓他有勇氣在擔桿島堅守下去,一守就是30年。

入伍第10年,劉達勇成了所在大單位的技術骨干,上級多次要調他去條件更好的駐地。朋友勸他早點退役,還幫他聯系好家鄉縣政府的工作,他也不是沒心動過。

每次面對“去留抉擇”的時刻,劉達勇的思路總是“轉了一個圈又轉回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但是島上的日子寧靜而純粹。”

“當你見過滄海橫流、潮起潮落,你也就擁有了一種豁達。”劉達勇的想法很簡單,再難的事堅持下去,把這件事做到極致,都會有收獲。守島30年,心情起伏的時候,他就一個人去看海,生命的喜怒哀樂就像眼前的風景,個中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午飯后,劉達勇將掛滿軍功章的軍裝,小心翼翼地疊好放進行李箱,這位老兵思緒又一次飛回到自己剛穿上軍裝的那一天。

“那一天,好像就在昨天似的,30年過得太快了……”劉達勇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浙江6十1开奖结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