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戰打仗當有超前思維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侯憲慶責任編輯:楊一楠2019-06-14 08:38

明朝軍事家王守仁曾說:“兵無定勢,謀貴從時。”克勞塞維茨也形象地將戰爭比喻成“一條真正的變色龍”。可見,只有從時而謀,審時度勢,緊跟變化,適當超前,才能獲取克敵制勝之道。

《孫子兵法》有云:“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后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意思就是“善戰者”往往隨意能夠調動敵人,而不被敵人肆意牽制。用兵之道的精髓就在于千變萬化、出其不意。從以刀槍為王的冷兵器時代到火炮、長槍決勝的熱兵器時代,從鐵流滾滾的機械化戰爭再到決戰于無形的信息化戰爭,作戰樣式、作戰理念時刻發生著變化。然而,一些單位在備戰打仗上,依舊執著于“閉門造車”對敵人的戰術戰法不聞不問,疏于研究,墨守過去的經驗,只能拉大與實戰化訓練的距離,抑制戰斗力的生成。

“先謀后事者昌,先事后謀者亡”。凡事未雨綢繆,思考謀劃具有預見性和超前性,是備戰打仗的基本要求。毛澤東曾以三國時期幾個重要人物為例,強調超前思維的重要性。他認為曹操“見事早、得計早”,實力因而不斷壯大;劉備也很厲害,卻稍遜一籌,“事情出來了,不能一眼看出就抓到,慢一點”;袁紹則根本就是“見事遲、得計遲”,終歸失敗。一定意義上講,只有指揮員和領導機關“見事早、得計早”,才能先敵一步、掌握主動。

毫無疑問,戰爭的發展從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超前不是盲動,必須知彼知己,有針對性地先行先為。各級指揮員務必要善于進行跳躍性的不規則思維、廣泛的聯想思維、反向思維和超前思維,靈活地進行虛實變換。在設計作戰方案時,只有善于反常規、常法、常理而思維,才能造成敵人的迷惑和錯覺,使其感到無所適從,從而受我所制。

當然,超前思維不是每名指揮員天生就有的,也不是說練就能練出來的,需要各級指揮員打開學習的視野、謀略的視野等等,從真打實訓中磨礪出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浙江6十1开奖结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