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好新時代“突擊隊員”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向賢彪責任編輯:楊一楠2019-06-18 08:46

●以強國強軍、舍我其誰的擔當,逢山開路、攻堅克難的闖勁,只爭朝夕、苦干實干的拼勁,加滿油、掛滿帆,齊心協力推進強軍事業

讀老英雄張富清的感人事跡,發現他一生都喜歡當“突擊隊員”。戰爭年代,每一次戰斗,他總是沖鋒在前,翻城墻、繳機槍、炸碉堡、斃頑敵,頭部負傷也不下火線;和平建設時期,無論在哪個崗位,他也總是選擇當“突擊隊員”,樂于挑最重的擔子,干最苦最累的活。這種勇當“突擊隊員”的精神,是共產黨員、革命軍人的本色,是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生動詮釋。

軍人是以行動彰顯初心、以生命擔當使命的職業。黨的號召,就是軍隊的使命;祖國和人民的需要,就是軍隊的任務。從我軍誕生那天起,“看我的,跟我上”就成為一代又一代軍人的鏗鏘誓言和行動選擇。長征中,面對波濤洶涌的大渡河和敵人密集的火力網,肖華問紅一營官兵:“誰愿坐第一船?”誰都知道坐第一船意味著什么,然而,全營官兵個個爭著去,用鮮血和生命奪取了強渡大渡河的勝利。今天,面對充滿危險的排雷任務,杜富國奮勇爭先,高喊“你退后,讓我來”,為保護戰友生命安全而身負重傷,被人們贊譽為“董存瑞、黃繼光式的英雄戰士”。

從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奮勇堵槍眼的黃繼光,到屢建奇功的張富清、排雷英雄杜富國,雖然他們所處的時代不同、擔負的任務不同,但在他們身上都有一種勇當“突擊隊員”的精神。在這種精神的背后,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和使命,是紅色基因在一代代革命軍人身上的傳承與延伸。紅色基因不僅蘊藏著我們“從哪里來”的精神密碼,更標定出我們“向何處去”的精神路標。紅色基因激蕩胸間的人,面對黨和人民的需要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關鍵時刻沖得上去,危險關頭豁得出去,用青春熱血踐行初心和使命。

當今中國正處在由大向強的“關鍵一躍”時期,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也處在攻堅期,有許多“婁山關”“臘子口”需要去征服。因此,更加需要我們爭當“突擊隊員”,以強國強軍、舍我其誰的擔當,逢山開路、攻堅克難的闖勁,只爭朝夕、苦干實干的拼勁,加滿油、掛滿帆,齊心協力推進強軍事業。

當好新時代“突擊隊員”,就要強化對黨忠誠的政治品格。老英雄張富清作戰勇敢、屢建奇功,就是因為他心里始終裝著黨,“在黨需要的時候,越是艱險,越要向前”。正是有這樣的信念,他在每一次戰斗中都爭當“突擊隊員”;正是有這樣的信守,他甘愿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黨和人民的事業。今天,我們應該像張富清那樣,無論條件如何變化,都愛黨、信黨,跟黨走,黨叫干啥就干啥,把對黨忠誠作為貫穿一生的精神底色和行為自覺。

當好新時代“突擊隊員”,就要鍛造攻堅克難的錚錚鐵骨。抗美援朝戰場上的松骨峰戰斗打出了國威軍威,令敵人魂飛魄散。習主席在某師視察時參觀了該師的師史館,在反映該師激戰松骨峰戰況的展板前感慨地說,這一仗打得很激烈,官兵戰斗作風很頑強。我軍歷來是打精氣神的,過去鋼少氣多,現在鋼多了,氣要更多,骨頭要更硬。“惟其艱難,方顯勇毅”。在強國強軍的征程中,更加需要我們鼓足精氣神,永葆一往無前的奮斗精神。在敵人面前,就要拿出“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氣概;在困難面前,就要拿出“越是艱險越向前”的勇氣;在崗位面前,就要拿出“見紅旗就奪,見第一就爭”的士氣,努力變“發展關鍵期”為“奮斗黃金期”,征服前進路上的風險和挑戰,“把事做扎實,把兵當精彩”。

當好新時代“突擊隊員”,就要努力提高克敵制勝的本領。戰爭年代當“突擊隊員”,不僅靠勇敢,還要靠過硬的殺敵本領。“永豐戰役帶突擊組,夜間上城,奪取敵人碉堡兩個,繳機槍兩挺,打退敵人數次反撲,堅持到天明。我軍進城消滅了敵人。”這是張富清的立功證書上對永豐戰役的記載。在這段文字中,我們看到了一個智勇雙全、本領高強的英雄形象。當今世界正發生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面對的安全與發展形勢更趨復雜,更加需要樹立憂患意識,把敵情我情弄準,把戰術技術練強,把手中武器練精,尤其是要多一些“準備困難”的思想,多一些主動擔當作為,當黨和人民需要的時候,能夠拉得出,頂得上,用勝利續寫人民軍隊新輝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浙江6十1开奖结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