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量增加,“含金量”提高了嗎

——全國大學生士兵征集工作新聞調查之一

來源:中國國防報責任編輯:李晶2019-06-11 13:15

開欄的話

士兵,是一支軍隊的基礎,是戰斗力的重要構成。一流的軍隊,不能沒有優秀的士兵。

自1955年實行義務兵役制以來,伴隨時代發展的步伐,我軍的士兵構成、兵員素質、征集方式發生巨大變化。而近年來,引人注目的變化,無疑是“大學生士兵征集”。

目前,大學生士兵在一線作戰部隊中已占有很大比重,成為影響戰斗力生成的關鍵力量。這表明,大學生士兵征集,是符合國情軍情、順應世界軍事變革潮流的科學舉措。

然而,大學生士兵征集數量的連年攀升,也帶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如何提升大學生士兵的“含金量”,打通“供給側”與“需求側”精準對接的渠道,提升軍人的職業吸引力等,梳理解決這些矛盾問題,顯得比以往更加迫切和重要。為此,本報策劃推出“聚焦大學生士兵征集”系列新聞調查,旨在通過破題解題,拋磚引玉,推動大學生士兵征集工作創新發展,敬請關注。

“大學生士兵在校生多畢業生少、專科生多本科生少、一般高校多重點高校少……”4月29日,全國大學生征兵工作網絡視頻會議對大學生士兵征集形勢進行深刻分析,大學生士兵“含金量”一詞首度被公開提及。

大學生士兵“含金量”,是對征兵中大學生士兵比例的進一步深化細化,既包括大學生士兵的學歷結構、專業對口率,又體現在他們的吃苦精神、團結意識等方面。

“學校好的難招、專業熱的不來、學歷高的少見”“大學生士兵中不少是大學新生,他們與應屆高中畢業生區別不大”“含金量不能唯‘學歷論’,要把合適的人征到合適的崗位……”5月上旬,記者走訪部分省軍區、作戰部隊和高等院校發現,各方在高度關注大學生士兵征集的同時,也在努力提升大學生士兵的“含金量”。

各指標逐年攀升,“含金量”整體向好

若僅從學歷結構看,大學生士兵的“含金量”到底如何?記者從南部某省征兵辦了解到近4年的大學生士兵數據——

2015年至2018年,該省大學生征集比例分別為47.9%、51.2%、56.1%、64.1%,其中二本以上學歷分別占4.1%、4.7%、5.1%、5.2%;大一新生分別占35%、32.2%、35.2%、34.04%,大學畢業生分別占4.3%、5.3%、5.6%、7.5%。

“從數據上來看,211和985高校的學生占比不是太高,招收的大學新生和在校生相對多一些。”該省軍區領導介紹。

不少地區征兵辦負責人談到“資源分布”問題,即省會城市和一般城市的高校資源分配不均,各地區每年高中生源量和考學錄取人數相對固定,多數大學生就業意向偏向發達城市等。

記者瀏覽了山東省濟南市近3年的大學生新兵占比:2016年,54.3%;2017年,63.3%;2018年,73%,其中畢業生占21.1%。“這與山東省其他地市相比,算是‘成績突出’。”濟南警備區政治工作處主任祁洪玉說,濟南市長清大學城聚集了10多所高校,在征集大學生方面有“天時地利”。

并不是每個城市都有豐富的高校資源,怎么辦?“困難肯定有,但辦法也不少。”南部某省征兵辦負責人說,他們從全省層面出臺增加大學生入伍獎勵金、增加退役大學生士兵考取公務員指標等政策,經過連續幾年的政策優化,盡管大學生士兵的學歷結構還不夠理想,但縱向看近4年的平均增長速度,“含金量”呈現出逐年向好的態勢。

完善政策體系,重點解決“后路”問題

政策牽引,是各地提高大學生士兵征集質量的普遍做法。除此之外,有的地方,如云南省、山東省,還運用了行政和技術手段。

“去年,我們在全國各省征兵‘五率’(報名率、上站率、合格率、擇優率、退兵率)量化考評中排名第五,大學生占比68.5%,創歷史新高。”云南省委高校工委副書記陳世波告訴記者,他們聯合省征兵辦直接向普通高校下達年度大學生征集任務,區分擁有博士學位授予權的高校、其他本科院校、高職高專3個檔次,以在校男生為基數,分別按5‰、10‰、15‰3個比例下達征兵任務。

作為兵員大省,山東省將提高大學生士兵質量聚焦在定兵關口。“全省使用定兵輔助系統,學歷一項占分比重非常大。”山東省軍區動員局參謀高永堂說,定兵時,他們按照畢業生、在校生、高校新生順序,同等情況下按照研究生、本科、大專順序,大學生按照一本、二本、三本、大專順序,畢業生按照應屆、往屆順序,逐類細化定兵優先級。

“要真正實現‘含金量’從‘供給側’到‘使用端’的原量輸送,需要著眼兵役工作全過程、全要素,建構完善‘吸引入伍、激勵在伍、服務退伍’的兵役工作政策體系。”江西省軍區領導表示,該省每年大學生預征對象流失率達60%以上,已參軍入伍的大學生有近1/4因待遇、環境、安置等問題產生過心理波動。

“吸引入伍,兵役機關會想辦法;激勵在伍,部隊會完善相應政策,比如在選取士官、考學提干、入黨等個人成長進步環節給予傾斜照顧;關鍵是‘服務退伍’這個環節,若沒有專門針對大學生士兵的明確具體配套政策,很多人心里不托底。”西藏軍區一位領導也談到政策的完整性、持續性,并強調需重點解決好“后路”問題。

據了解,西藏某旅2018年入伍新兵中,大學生比例已達52.5%。“我旅20余項研發成果,有三分之一的成果大學生士兵參與其中。”該旅政治部主任楊涵說,大學生士兵思想成熟、文化底子厚、接受能力強,是未來軍隊發展的人才基礎,很多重要崗位、技術崗位都需要他們。然而,不少連隊主官也反映,每年都會因為大學生士兵骨干留隊難而“頭疼”。

無獨有偶,新疆軍區某部也談到大學生士兵骨干保留問題。“大學生士兵入伍動機比較多元。”新疆克孜勒蘇軍分區烏恰縣人武部政委張勁告訴記者,很多大學生士兵在留隊問題上糾結的不是環境是否艱苦,關鍵還是服役期滿后的個人發展。不過,現在各地建立了退役軍人事務機構,相信以后的形勢會越來越好。

從數量型向質量型轉變,需要一個過程

除了學歷結構外,“專業對口率”也是影響大學生士兵“含金量”的重要因素。在這方面,山東省先行先試。2017年,該省征兵辦依托淄博職業學院、東營職業學院等多所職業技術學院,成立首批專業技術兵員儲備基地,正式推開精準征兵新模式。

該省征兵辦公室領導談到,兵員征集不能簡單滿足于按量征齊,也不能陷入唯“學歷論”,應把合適的人征到合適的崗位,這才是新時代征兵工作的題中應有之義。

“提高大學生士兵的‘含金量’,國防動員部提出優化征集目標,推動從數量型向質量型轉變的要求。這需要一個過程,不能苛求一蹴而就。”戰斗英雄、山東省棗莊軍分區政委韋昌進說,當年,他和戰友參加作戰時,學歷大多是小學或初中,現在的兵員素質和從前相比已經提高了許多,要適應新使命新要求,還需要各方繼續共同努力。

在走訪中記者發現,很多地區在提高大學生士兵“含金量”上,已開始行動。甘肅省、吉林省從“強化依法兵役行政的法治自覺”入手,在高校試點組建大學生預備連等社團組織,通過國防教育長效機制感召優秀大學生參軍報國;湖南理工學院針對大學生士兵普遍關注的學籍保留問題,推出“二五八” 學籍保留制度,入伍后2年內學籍自動保留,5年內申請保留,8年后無限期延長;黑龍江省綏化軍分區依靠扎實細致的工作“全方位覆蓋”大學生,累計發放《致大學生的一封信》3萬多份、與大學生通話2000多次,全市大學生征兵報名率達100%……

(記者朱宏博、喬振友、熊永嶺、郭冬明、曹琦、郭干干、柯穴、左慶瑩、楊銀滿;特約記者林野、李京進;通訊員楊白冰、益西平措、劉南松、吳維、丁榮楨、肖霄、王士剛采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浙江6十1开奖结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