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總醫院20名“新秀人才”脫下白大褂,換上迷彩服,與作戰部隊基層官兵朝夕相處——

博士軍醫下連當兵之后……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閆 軍 賈紅勛 段江山責任編輯:張詩夢2019-12-04 08:30

當兵鍛煉期間,“新秀人才”參觀陸軍某合成旅軍史館,強化使命擔當意識。

前不久,陸軍某合成旅防化連、衛生連和信息保障隊迎來了一群特殊的兵——20名解放軍總醫院“新秀人才”。

他們全是技術八級、九級的優秀醫生,都具有博士學位。脫下白大褂,換上迷彩服,佩戴列兵軍銜,他們和基層官兵一起摸爬滾打,經受了一場從行為習慣到精神世界的全面洗禮。

“‘新秀人才’下連當兵鍛煉,是強化軍醫使命意識不可或缺的過程。”該醫院領導說,“著眼未來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遠的發展需要,總醫院將優秀年輕干部‘新秀人才’的培育作為人才建設的重要部署。”

去年年初,解放軍總醫院組織對300余名35歲以下、具有博士學位的年輕業務骨干,進行逐級考核推薦、公開評審打擂。最終,20人脫穎而出,成為首批“新秀人才”。該醫院為他們量身定制了第一階段4年的超常規培養計劃,包括創新能力培訓班學習、跨專業培養、國外深造等內容,當兵鍛煉只是其中一個環節。

起初,不少人對這次當兵鍛煉有疑慮:在臨床和科研任務都很繁重的情況下,安排他們脫產去當兵鍛煉,到底有沒有意義?

“總醫院‘姓軍為兵’‘姓軍為戰’。加深‘新秀人才’對作戰部隊的了解,強化他們與基層官兵的戰友深情,不僅有助于他們成長為德才兼備的專家,還能幫助他們在以后工作中更好地為基層服務、為戰場服務。”該醫院領導說,“從‘新秀人才’當兵鍛煉的點點滴滴可以發現——效果遠超預期!”

“軍醫首先是軍人”,這句話的分量有多重

作為入伍20年的老兵,王鑫鑫已經是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普通外科副主任醫師,還是5個碩士研究生的導師。他沒想到,有一天竟會被一名士官班長嚴厲批評。

當兵鍛煉期間,王鑫鑫和其他10名“新秀人才”被派往陸軍某合成旅防化連,編成獨立戰斗班。第一天早上,面對連隊緊張的生活和訓練節奏,他們頓時慌了手腳。

當他們列隊趕赴訓練場的時候,班長呂志輝突然喊“停”。王鑫鑫還在疑惑間,呂班長就批評開了:“走的什么隊列?在軍營,如果是這種隊列水平,咱們還當什么兵……”

一頓猛批,王鑫鑫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他也確實意識到了差距:大部分“新秀人才”從醫科大學畢業后,就直接到總醫院工作,常年埋頭于繁重的醫療和科研任務,既沒在基層作戰部隊待過,也很少有時間參加相關訓練,基礎訓練本來就有欠賬,一時又適應不過來,難免慌慌張張、跌跌撞撞。

批評完,班長呂志輝當即決定,全班先不去訓練場,就在連隊前面的空地組織隊列訓練。

一次次邁步、一次次轉體,呂志輝逐人逐個動作講解和矯正。也就在一次次枯燥而又嚴格的練習中,王鑫鑫和其他“新秀人才”逐漸意識到,“軍醫首先是軍人”這句話沉甸甸的分量。

“我們是合格的醫生,但我們達到合格軍人的標準了嗎?”王鑫鑫深有感觸地說,“紀律嚴明、作風優良,還有強烈的團隊意識、時時處處創先爭優的意識,這些都應該是軍人‘標配’。”

那頓批評把這群“新秀人才”不服輸的勁兒都給激出來了。他們拿出全力完成醫療和科研任務時的那種拼勁,把隊列練得整齊劃一、虎虎生風。

從那之后,這群“新秀人才”開始迅速適應和融入基層連隊。隨著對基層部隊了解的加深,他們的改變也不僅僅停留在作風紀律上。

一天深夜,防化連一座庫房房頂發生滲漏。和博士軍醫們住同一排房的幾名戰士快速起床,在值班員帶領下趕去修理。直到6點起床號響,他們才滿身水漬地出現在排房門口,和其他戰友一起出早操,開始一整天緊張的訓練。

這一幕給博士軍醫們帶來很大觸動。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急診科主治醫師馮聰說:“戰士們每天干的事情太多了,一般人是扛不住這么大工作量的。但無論任務多重,他們始終毫無怨言,全都雷厲風行、高標準完成。”

“無奮斗,不青春!”這是防化連的口號。每天集合訓練,這群博士軍醫們和戰士們一遍一遍地吼出這6個字。

基礎體能、單兵電臺操作、單兵掩體構筑、無煙炊灶搭建、野外拉練、打靶……他們短時間內拿下一項又一項訓練課目,甚至在實彈射擊等課目考核中獲得優異成績。

“每天被連隊這種熱火朝天的氛圍感染著,我都覺得自己變年輕了。”解放軍總醫院海南醫院腫瘤科副主任醫師千年松,想到自己多年前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時的挑燈夜戰,以及工作后的加班加點時不禁感慨,“我本來覺得自己已經足夠努力了,但對比連隊官兵,我覺得自己還有差距。作為軍人,什么時候都不能放松對自己的要求。”

當兵鍛煉雖然已經結束,但“軍醫首先是軍人”的觀念已經烙印在博士軍醫們的心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浙江6十1开奖结果规则